免费问答
专家解答 >>

北科大女生清明前夕跳楼身亡 院长称很正常()

2011-03-22 11:16:31 来源:健康新闻

[摘要]

陈蕾之死再度为2月以来连续发生自杀事件的北科大抹上了阴影。 北科大女生之死:一次自杀传染? 4月19日下午4时30分,48岁的聂洪媛和妹妹一身黑衣,跪在北京科技大学逸夫楼西侧的水泥地上,点燃了手中的...

陈蕾之死再度为2月以来连续发生自杀事件的北科大抹上了阴影。

北科大女生之死:一次自杀传染?

4月19日下午4时30分,48岁的聂洪媛和妹妹一身黑衣,跪在北京科技大学逸夫楼西侧的水泥地上,点燃了手中的白色蜡烛。持续哭泣之后,她的声音已几近嘶哑。丈夫陈小平和弟弟聂洪江倚立墙边,低着头不停地抽烟。

聂洪媛的面前,是几块从附近捡来的碎砖,中央围放着女儿陈蕾的照片和几束白色雏菊。

14天前的清明节晚上,北科大三年级女生、21岁的陈蕾从旁边教学楼的9楼纵身跳下,身体摔成了三截,当场死亡。

清明之夜的坠楼

没有人知道,陈蕾是抱了怎样一种心情,选择在那样一个日子跳楼自杀。

“那天晚上,天还下着小雨。”聂洪媛身后,一个围观的女学生对身边的好友小声说道。和校园里大多数学生一样,她当天晚上就听说了这起跳楼事件。

在校园里,这样的消息总是传播得很快,但语焉不详,笼罩着一丝神秘。

那一天晚上7时50分左右,陈蕾什么也没有带,从宿舍走向了逸夫楼。出门前,舍友让她把门带上,一向好脾气的陈蕾略显生气地应了句“好啊”,但再也没有回来。

40分钟后,陈蕾爬上了逸夫楼9楼的西侧窗户,把眼镜和手机摆放在1.2米高的窗台上,迎着风雨离开了这个世界,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留下。不远处的北四环,闪烁着北京的繁华。

“为什么?告诉妈妈,这到底是为什么……”聂洪媛哭声悲恸。但是,躺在冰冷停尸房的陈蕾已听不到妈妈的问话。

陈蕾是北京科技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工业工程专业的大三学生。母亲聂洪媛在西藏地质勘探系统工作,父亲陈小平则供职于西藏粮食局。

家境良好、衣食无忧的陈蕾是家中独生女。“开朗活泼,积极向上”是所有亲戚对她的一致印象。2007年,陈蕾以558分、西藏考区总排名第132名的优异成绩被第一志愿北京科技大学录取,她的所有亲朋好友都以她为傲。

“从小到大,蕾宝都特别让人省心。”聂洪媛用手背抹一把眼泪,递给记者一大叠陈蕾的奖状和证书。“蕾宝”是父母对她的爱称,之所以取名“蕾”,是希望陈蕾能像花蕾一样绽放,美丽而又坚强。

照片上的陈蕾,也确实如蓓蕾一般。高挑,白净,戴着一副无框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在聂洪媛随身携带的陈蕾照片上,这种相似的表情,出现在中国各地的旅游胜地前。

聂洪媛说,陈蕾特别喜欢读书,学习特别自觉,生活上也有很强的自理能力,“从来没有让父母操过心”。三年前高考,当陈蕾在第一志愿栏里写下她最喜欢的北京科技大学时,陈小平、聂洪媛夫妇更多的是感到欣慰。

但他们根本没有想到,三年后,花儿一般的女儿居然死在了她最向往的校园里,并且是以如此惨烈和决绝的方式。

不明原因的自杀

逸夫楼地处北科大教学区中心,距离陈蕾所住的7斋,步行只需15分钟左右,这也是大多数学生往来宿舍和教学区的必经之地。

出事时,逸夫楼还有学生在上课。陈蕾坠地的巨响,打破了课堂的宁静。

“坠地前她撞到了教学楼的一个突出部,身体碎成了三瓣儿,特别血腥。”虽然事情已过去两周,大二学生陈子东(化名)回忆起当晚目睹的惨状,还是心有余悸。

听到声音的其他学生,也都纷纷从西侧的窗户探出头看。现场迅速聚集了十几名路过的学生。

在其中一名围观学生报警之后,校方和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的警察很快赶到了现场。警方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但没有找到遗书。

“我们当时还以为是有人恶作剧……前一天晚上还和她聊过视频,一点征兆都没有。”陈小平说,4月4日晚上9时多,陈蕾还在网络那头捧着腮帮和聂洪媛聊了半个多小时,表现很正常。

然而,直到家属们连夜从成都赶到北京后,陈小平才从陈蕾的室友口中得知,陈蕾已经有一两周没有正常上课,“成天就呆在宿舍里,白天睡觉,日夜颠倒,还偷偷地在宿舍里哭了几次。”

机械工程学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认为,陈蕾的自杀,也许与她考试不及格有关。3月1日新学期开学后不久,学校就公布了上一学年的考试成绩。在不及格的名单上,陈蕾是唯一的女生,在随后的补考中她仍然不及格。

“可是,在我们眼中,孩子是一个心理承受力强、能经受压力的人。挂科的事情以前也听她提起过,她当时还安慰我们说别担心,她会好好学习补上学分。应该不至于因为这个而想不开啊!”陈小平百思不得其解。

陈小平和聂洪江用了整整一个礼拜的时间,仔细整理了陈蕾的遗物,又广泛接触了陈蕾的大学同学、老师,有联系的高中同学、初中同学,查看了她最近三个月的手机通话和短信,还有她电脑里的所有信息,但没有发现陈蕾有任何感情上的困扰,也没有发现任何能解释孩子死因的信息。

更令家长寒心的是,陈小平说,即使是看到陈蕾行为颇为反常,并且哭了几次后,也没有室友过问她原因,“实在是太冷漠了”。

在陈蕾身亡两周后,她生前在学校里最好的朋友刘馨(化名),拒绝了记者的有关采访,并关掉了手机。

在跳楼前的两周,陈蕾究竟遇到了怎样的问题,从宿舍走到逸夫楼之后的25分钟之内又想了些什么,现在都已无从得知。

校方负责否?

“我们觉得这个学校的教学环境、人文环境有很大问题。”陈小平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他们调查陈蕾死因的过程中,她的院系领导、负责学生工作的老师、孩子周围的同学都一问三不知,对孩子的死遮遮掩掩。

“院长王立还当着我们的面说‘现在大学生自杀很正常’。这是从事大学教育的人的看法吗?这种不尊重生命、冷冰冰的态度,我们不能接受。”陈小平说。

“孩子在出事前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上课,学校也没有采取任何干涉措施,北科大到底有没有这些制度?一个辅导员要负责管理200多名学生,究竟是否能真正了解学生的日常学习生活状况?”至今仍然无法理解女儿自杀的陈小平认为,陈蕾过去三年中主要生活在学校,从活蹦乱跳地进入学校,到如今毫无征兆的自杀,学校方面应负有主要责任。

因此,在陈蕾死后的第七天,陈小平正式向学校提出了要求:“要求学校为孩子的死承担主要责任;要求学校对家庭予以足够的物质和精神上的赔偿;要求为孩子举办有校方领导、院系领导和老师参加的公开的葬礼;要求学校主要负责人公开承认学校的责任,对家庭进行抚慰。”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学校深表遗憾。具体的善后事宜,校方仍在与家长方面进行沟通。”4月19日傍晚,北京科技大学新闻发言人章东辉如此表态。“但是,我们并不认为学校在陈蕾的自杀上负有责任。”

针对家长质疑学校管理松散的问题,章东辉说,由于大学的考勤制度与高中完全不一样,大约每半个学期汇总一次,信息统计上存在着一定的滞后性,而辅导员也并没有考勤的职责与义务。

但章东辉也坦承,该校在教学考试方面确实要求较高。“根据数据显示,大一学生的不及格率约为46%。这个数据是从参加考试的人次和考试科目算出来的。” 学校也曾经反思是不是要适当放宽对学生的课业要求,但商讨的结果还是认为要坚持精英化教育的道路。

而在记者的随机采访中,大部分学生也都表示,自己曾经考试不及格。“我们互相之间都不是问挂科了没有,而是问挂了几科。”一名机械学院的大四男生开玩笑说。

自杀传染?

尽管章东辉一再申明陈蕾之死是个案,但陈蕾的自杀,仍然为北科大抹上了阴影。

记者在该校BBS“幻想空间”上看到,不少学生都从陈蕾之死联想到不久前发生的其他跳楼事件。此前,北京科技大学已发生两起跳楼自杀事件:2月7日,土木与环境工程学院一名即将毕业的男硕士从三斋学生宿舍跳下,当场死亡;3月28日,矿大机械学院毕业生肖某从土木与环境工程学院的大楼跳下,当场死亡,原因不详。

而自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年初,该校还发生过两起刑事案件:去年7月12日,延缓毕业的贫困学生黎力劫持人质,欲抢校内的中国银行;今年1月2日,机械工程学院的两名大二女生到校外开房后,一女生杀死另一人后自首。

在BBS上,一个名为“laughaway”的网友因此发表了一篇帖子,将北科大称为“大学里的富士康”,意指其高自杀率。

“短短大半年内北京科技大学出了这么多事,难免让我们对学校的管理和环境产生质疑。”陈小平认为,学校没有及时解决自己长期积累的问题,给孩子造成了心理上长期阴暗的压力,是这个恶劣的环境诱导陈蕾自暴自弃、选择了自杀。

“自杀对于每一个人都是非常艰难的选择。但一起跳楼事件发生以后,在一定的时间范围内,可能会对周围其他的人产生一定的心理暗示,引起效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杀确实有着传染性。”曾经对自杀话题做过深入研究的章东辉说。

据章东辉回忆,1992-1994年曾是该校的一个自杀高发期,但1994-2007年期间,该校没有发生过跳楼自杀事件。2007年发生一起跳楼事件后,就是今年出现的三起,其中一起还是社会人员。

“就连效仿的自杀方式都十分雷同,北京高校的大多数自杀事件都以跳楼为主,割腕、服药的比较少。”章东辉说。

近年来,高校自杀事件屡见于报端,已成为不争的事实。而随之产生的高校学生心理健康问题,也越来越得到社会各界的重视。但遗憾的是,记者在调查过程中发现,似乎并没有某个机构对高校的自杀事件做过系统的数据汇总。

“这一方面的数据比较残缺,信息公开度比较低。”北京理工大学文学院教授、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杨东平介绍道。

《中国青年报》在2005年末进行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14%的北京大学生出现抑郁症状,17%的人出现焦虑症状,12%的人存在敌对情绪。至于“郁闷”一词,则早已成为大学生的口头禅。

网络上的另一份不完全统计则显示,仅在2004年4月-2005年9月间,北京地区经公开披露的高校自杀事件就至少有24起。

但网友们普遍相信的一点是,实际自杀事件远远不止这些,还有很多类似消息已被高校封锁。

就在陈蕾出事之后,北科大的大多数学生也是通过口耳相传获知此事,学校方面也只是在校园内部的OA网上简单公布了数百字的相关信息。

“这毕竟是一起自杀事件,我们担心会引发新一轮的模仿。”章东辉如此解释。

“不是个人的问题”

“社会上存在着一种误解,认为高校自杀率正逐年上升。其实,与社会青年的自杀率相比,高校学生的自杀率要小得多。”章东辉说。

他分析,现在的大学生自杀原因主要分为三大种类:学业、经济和感情问题。从学业和经济上看,现在的大学生承受的压力比以往要大得多,特别是求职方面,国家不包分配和高校扩招之后,大学生找工作的压力确实越来越大。但在感情方面,现在的大学生更敢于表达、善于表达,反而比以前的大学生要好得多,但对挫折的耐受力更小。

“因此,一正一负,总体上来看,每年的高校自杀率仍比较稳定,没有太大的变化。”章东辉说。

然而,长期关注自杀问题、《自杀作为中国问题》一书的作者吴飞认为,导致自杀的往往不是单一原因,而是多重原因加起来产生的压力或抑郁。

“每个自杀案容易导向的回答是:这个人有毛病,不正常。也许出于对学校名誉的保全,大家都想隐瞒,尽量以其他方式低调处理。这种反应,导致我们很难采取相应的社会措施。”吴飞说。

有意思的是,记者在校园采访中也发现,确实有部分学生认为,陈蕾等人的自杀是个人选择的问题,尤其是那名校外人员借用北科大的教学楼跳楼,更是对北科大的抹黑。甚至有应届毕业生在论坛上表示,已有招聘单位因此拒绝录用北科大的学生。言语中充满了冷漠。

“我反对把自杀视为个人的问题,因为任何行为背后总有更大局的趋势。”吴飞认为,大学生心理健康问题的逐渐凸显,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独生子女制度。

“以前,兄弟姐妹之间会形成同辈间的交往模式,会有矛盾,但也能学会处理矛盾。现在的独生子女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与平辈交流的机会较少,这就导致了大学阶段、孩子一下子进入一个完全由平辈组成的社会环境,巨大的反差让他们应付不来。再加上目前我国高等教育的教育模式仍不尽如人意,学生一旦在思想上走极端,就很容易出现自杀性事件。”

“美国大学生的自杀案一般和吸毒、喝酒等社会不良现象有关。中国大学生的自杀案却相反,跟社会现象没有很大关系。他们恰恰是在大学里面,接触不到社会,而导致自杀。”吴飞对记者说。

北京大学哲学系的大三学生陈茜雯最近也在做一个有关大学生自杀的研究课题。她认为,虽然从小到大一直在接受教育,但在“生命教育”方面,无论是在学校教育或在家庭教育中都相对匮乏。“其实不只是大学生,对任何人的教育体系里,都应该有这种内容。”她说。

陈茜雯的看法,也反映了许多大学生的意见。在这所理工科院校里,大多数学生的日常生活就是在教学楼、宿舍和饭堂三点之间机械运转——每天的课程排得满满的,课后有大量作业或实验,晚上还要修读选修课,课业压力相较于文科院校明显大许多。

机械工程学院工业设计专业的大一男生小川(化名)说,入校以来,他确实感觉学校缺乏人文气息,上学期几乎没有人文讲座。网友“laughaway”也在帖子中建议,应增进工科院校的人文氛围,考虑设立北科大人文大讲坛。

“无论如何,都不应该选择自杀这条路啊!”“强烈呼吁学校进行适当的心理干预和心理教育!”“呼吁和号召大家多多关爱身边的同学!”论坛上,类似的呼吁也自发于学生当中。

“如果陈蕾的室友能早一点向学校反映情况,如果学校能够早点关注陈蕾的反常,我的女儿就不会这样死去。”陈小平说。

章东辉说,就在连续发生自杀事件以后,北科大随即邀请了有关专家开设心理健康讲座,并给这所理工类院校新增了许多人文讲座。

但他同时表示,学校的心理咨询机构只能以筛选或邀请的方式对学生心理健康状况进行调查。“在目前的整体社会环境下,大部分学生还不能完全理解心理咨询的正常性和必要性。因此,学校在建设心理介入机制时也会遇到一些问题。”

4月19日傍晚五六时,北科大的学生们已经结束了一天的课程,纷纷从教学区赶回生活区。经过逸夫楼时,不少人都从学校保卫处拉起的警戒线外看到陈家举行的这场简单的祭奠仪式。

陈小平说,经过长达两周的交涉,目前校方已决定安排在4月22日为陈蕾举行一个追悼会,并答应多给一些抚恤金,但仍然拒绝承认在陈蕾之死上负有责任。

“我们只是希望能为孩子讨个说法,通过孩子的事情给北科大带来一些改变,让类似事件不再发生。”陈小平看着心力交瘁的妻子,一字一字地说:“我们已向学校方面发出律师函,准备走司法程序。我们永不放弃。”

分享到:

●【往下看,下一篇更精彩】●

广告合作 | 网站简介 | 换链接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给健康族提意见